李耀宗:我对上海平息疫情充满信心

2020-11-26 10:00:27

【文/李耀宗】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蔓延之际,虽然微信公众号“上海发布”每天都公布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例数量,但由于是境外输入性病例,且都在严格的检测与隔离流程中被发现,一般市民不会接触到。因此,每天“上海发布”公布输入性病例数量时,人们在安心之余又对上海的防控有着极强的信心。然而,无本土病例在保持了大约八个月之后,于11月9日“破功”了,而病例的工作环境与行动轨迹不由让人揪心,因为是在浦东机场。

随后,上海在排查中发现的7例病例都与浦东机场货运有关联,并确定了感染的起源与原因:10月30日两名物流工作人员清洗一个自北美地区返回上海的集装箱器(该集装箱器为密闭容器,内有大量减震泡沫且环境潮湿)时,均未佩戴口罩。而最新确诊的联邦快递工作人员也是在浦东西货区工作。虽未确定该名病例的感染源头,但可以推断感染原因与此前两名病例相似。

坚守国门的浦东机场

自3月初国外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以来,上海浦东机场无疑承担了最为繁重的入境人员防疫工作。在3月27日民航局下达“五个一”航班限制令前,浦东机场的工作人员与防疫人员以艰苦卓绝的精神对平均每天两三万的入境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验与转运隔离。据笔者了解,在3月份执行“五个一”前,参与130转运的人员经常从早上九点到凌晨两点忙个不停,中间只有吃饭时间才能稍微休息下。而吃饭往往也只是在路边坐下来拿着盒饭就吃起来,甚至还有旅客目击到参与防疫的工作人员累瘫在廊桥上。

浦东机场工作人员累瘫在地(微博用户发布)

在3月27日民航局执行“五个一”国际航班限制令之后,浦东机场所承受的国际入境航班虽然大幅减少,但接纳的国际入境航班及客流量还是约占全国一半左右。以11月24日的航班为例,我在某专业民航APP上数了下浦东机场的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总数为28个。作为对比,同为全国前三客运吞吐量的广州白云机场,当天的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仅为8个。虽然一周不同时间的国际及港澳台航班数量会因航班计划而有所起伏,但28:8这个数字还是足以显示上海浦东机场所面临的巨大国际进港客流与相应的防疫压力。

另外,与广州白云机场多为东南亚及南亚方向的国际航班不同,上海浦东机场所面对的入境航班主要为欧洲及北美地区,执飞的机型也多为波音777或者空客A350这种载客量为三四百(由于民航局要求,实际载客约二三百人)的大型客机。考虑到单机载客人数更多,浦东机场入境人流与广州白云机场之比就更大了。

该图为浦东机场部分进港航班信息,红框为国际进港航班

让在浦东从事防疫工作人员自豪的是,在九个月以来的入境防疫管控中,他们做到了对所有入境人员的闭环管理,没有出现一例由入境人员导致的上海本地新增确诊病例。可以说,参与对入境人员进行闭环管理的工作人员与防疫人员没有辜负上海人民的期望,他们为祖国、为上海守好了国门,也让上海人民拥有了“出去浪”的自由以及免于新冠疫情恐惧的自由。

百密一疏与认知过程

然而,本次浦东机场货运工作人员感染病毒的事件让人们质疑起了浦东机场的防疫措施是否有漏洞,以及是否忽视了货运人员的安全防护。出现货运工作人员感染并确诊是铁打的事实,但我们要知道,新冠病毒从被发现至今还没满一年,人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也是随着研究以及各种经验教训而逐步增加的。

我想大家都记得,2020年1月初武汉刚刚发现“不明病毒”时,人们只知道它是一个“类似非典的冠状病毒”。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前往武汉进行调查后才确定它具有“人传人”能力。7月,大连第二波疫情的调查证实进口的海鲜冷链食品可能会携带病毒并造成输入性感染。除了在全国范围内对国外的冷链、冷冻食品严加检测,国家也决定对从事进口冷链行业的人员加强防护进行定期检测。

正是有着北京以及大连二次疫情带来的病毒新认知,对进口冷链食品严格检疫并发现了更多输入性病毒

推荐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